中国正规股票配资公司_全国十大配资_正规股票配资

炒股 加杠杆 323种药物告急!美国正遭遇史上最大范围“药荒”

发布日期:2024-07-10 19:53    点击次数:120

炒股 加杠杆 323种药物告急!美国正遭遇史上最大范围“药荒”

板块上,有色金属板块走强,罗平锌电、四川黄金、华阳新材涨停,西部黄金、铜陵有色、中国稀土、西部矿业等个股涨幅居前。从贵金属方面,上周美国PMI及通胀数据不及预期,叠加昨夜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公开表态,预计2024年内适当时点开启降息。受此消息刺激,纽约黄金期价炒股 加杠杆,沪金期货主力价格双双创出历史新高。工业金属方面,制造业开工的传统旺季有望带动金属需求季节性复苏,加之财政和货币政策逐步发力,二季度基建投资、“三大工程”开工或施工对有色金属消费也有一定的提振。

飞行汽车赛道近年来利好不断,产业、政策端均持续加速。据外媒报道,美国飞行汽车初创公司AlefAeronautics表示,其eVTOL飞行器的预订最近创下了新纪录,订单量已达到2850份,也就意味着其双座飞行汽车ModelA总订单价值将超过8.5亿美元。据悉,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旗下的SpaceX公司是Alef背后的一大投资者。此前,全球首条电动垂直起降航空器(eVTOL)跨海跨城空中航线迎来首飞,航线连接珠海、深圳两座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城市,往返飞行超过100公里,在获取适航证后,预计于2026年开启载人。华泰证券表示,关注eVTOL主机厂的集成能力、低空基建;中信证券指出,亚太地区或成全球eVTOL市场重要增长点;中银证券认为,行业处于0-1突破阶段,存在赛道级机会。

在顶层政策支持、新兴需求驱动及国内头部eVTOL(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)主机厂适航认证逐步落地的背景下,低空经济市场或存在较大预期差。建议关注eVTOL主机厂的集成能力、低空基建:1、eVTOL主机厂:分系统配套及气动布局可“迁移”,重点关注整机设计及集成能力。2、低空基建:UAM运行必须保持在通信、导航、监视的有效范围之内,针对我国低空空域管理的特点,通过结合北斗和5G技术,构建空中交通服务网络是一种有益的技术保障思路和手段,同时ADS—B监视技术可实时获取eVTOL全方位信息,精确提高低空空域安全性。

根据美国卫生系统药剂师协会(ASHP)和犹他州药物信息服务中心的数据,在2024年前三个月,全美有323种药物处于短缺状态,这是ASHP自2001年开始追踪该调查以来的最高水平,超过了2014年时的320种药物短缺。

根据上述统计,从急救注射剂到糖尿病药物,所有药物的供应都很紧张。

受影响的药物包括广泛使用的糖尿病药物Ozempic和Mounjaro、过敏治疗药物肾上腺素、儿童用的常见抗生素阿莫西林、化疗药物和医院在重症监护中常用的注射剂等。

ASHP首席执行官Paul Abramowitz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“几乎所有类别的药物都面临着容易出现短缺的情况。一些最为令人担忧的短缺涉及非专利无菌注射药物,包括癌症化疗药物以及存放在医院急救车和手术区的急救药物。”

去年,美国癌症协会就曾发出警告称,化疗药物已重返受短缺影响最大的五类药物之列,并警告称这可能会对患者造成毁灭性影响。

一些医院和诊所已报告称,他们那里已经完全没有一些化疗药物了。医生们不得不对抗癌药物进行配给,或者对病人进行分流。

Abramowitz还表示,注意力缺陷/多动障碍(ADHD)药物也在全美范围内持续短缺,这仍然是“临床医生和患者面临的一个问题”。

这其中包括了治疗ADHD的处方药阿德拉(Adderall)。该药物短缺始于2022年末,最初是由于一家制造商的发货延迟。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称,截至2024年初,如今的短缺已经是由需求驱动的。

由于被贴上着减肥神药的标签,礼来的糖尿病药物Mounjaro的短缺也极为严重。美国患者Stan Brady平时需要服用Mounjaro,以避免血糖水平失控可能导致的并发症。但如今由于短缺,他的医生不得不给他换了另一种糖尿病药物。

但Brady表示,到目前为止,这种药物控制血糖的效果并不如Mounjaro。Brady称,“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,你竟然找不到这种药,而且似乎没有人对此采取任何措施。”

礼来公司对此回应称,对Mounjaro和其同类药物Zepbound的“需求空前激增”限制了它们的供应。该公司还发现一种较老的糖尿病药物Trulicity也出现了供应中断。该公司表示,“我们意识到这种情况可能会对人们的治疗方案造成干扰,因此正在有目的、有紧迫感地努力解决这一问题。”

礼来公司正在对生产和供应能力进行投资,以便在2024年下半年提高Mounjaro和Zepbound的产量。该公司表示,由于需求空前旺盛,预计近期将出现间歇性供应中断。

据美国当地医疗行业的人士表示,许多眼下短缺的药物其实都是仿制药。药品短缺意味着一些患者必须跑上多家药店才能找到药物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接受关键治疗、抑或被迫接受替代药物。而一旦实在无法找到仿制药,则需要支付更多费用购买原研药。药品短缺还正使患者面临更高的用药错误风险,因为医院不得不调整剂量。

美国“药荒” 从何而来?

事实上,近年来,美国的药品供应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断持续且日益严重的问题。虽然一些品牌药(如Ozempic和Mounjaro)的短缺仅仅是因为其生产商尚未跟上需求,但不少医疗卫生和经济领域的学者仍将大多数药物的短缺,归咎于药品供应链的断裂,这使得仿制药生产商难以获得利润并维系经营。

许多仿制药生产商过去几年已退出了这一行业,或将生产外包给印度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。如果一家工厂暂停生产,就会造成短缺,而且会持续下去——几乎没有供应商可以填补空缺,而且要启动某种药物的生产并不容易,尤其是医院经常使用的无菌注射剂,其生产过程非常棘手。

在去年3月,由于抗癌药物顺铂的严重短缺,FDA甚至曾不得不向中国医药企业齐鲁制药求助。

犹他大学负责药物短缺数据收集的药剂师Erin Fox表示,“我们并未能看到有多少短缺问题得到了解决。对于许多药品来说,可能只有一到两家供应商,所以当你失去那里的产能时,并没有额外的冗余生产力。”

埃默里大学医院的麻醉师兼重症监护医生Joel Zivot表示,由于药物短缺,他经常不得不用一种药物替代另一种药物。他指出,“这种替代做法令人异常沮丧。但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发生。”

在历史上,美国上一次持续的药物短缺曾在2014年达到了类似的高峰,随后几年才有所缓解。而自2021年以来,短缺情况又日益严重。研究人员和决策者认为,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,可能需要改变美国药品行业的商业模式,包括采取措施提高仿制药的价格,从而使销售能够支持生产商并吸引更多的公司。

白宫在本月早些时候已提议在十年内支出32.6亿-51.1亿美元,以帮助解决药品短缺问题。该计划将包括把医疗保险对医院的支付部分,与医院是否善于从那些能长期证明药品质量的公司购买药品挂钩,而不仅仅是与最便宜的价格挂钩。该提案需要国会的批准和拨款。

政策制定者们还建议赋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更多的权力,令其可以获得更多有关药品短缺和即将出现短缺的信息——该机构目前掌握的信息很少。据悉,FDA眼下主要依靠给制造商打电话,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增加供应,以了解情况。

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Robert Califf上周四对众议院监督委员会表示,“现在,我们从生产商那里获得的信息很零散。我们白白花了很多时间在打电话上。”

美国卫生系统药剂师协会则指出,其正在与联邦政府合作,就应对药物短缺的措施向政府提供建议,包括国会应要求制造商在任何供应链问题上更加透明,并鼓励供应链更加多样化。

Abramowitz表示,“要从根本上解决药品短缺问题,联邦层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美国卫生系统药剂师协会将继续定期与政策制定者接触炒股 加杠杆,指导他们起草并通过新的立法来解决药品短缺问题,并继续代表我们的会员大力倡导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。”